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影子里的我

2019-06-24 10:13:51  來源:張家界新聞網  作者:宋伯勝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清明節到了,思念的影子也跟著,除了祭祖,給媽的新墳是一定要多燒點紙錢、多送點供品的。媽這一輩子只心疼二個地方:一是屋場,二是墓地。這兩處一頭系生,一頭系死,是傳說里的“風水”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這是媽的第一個清明節,也是她到陰間的第一個節日,民間有亡靈和生者團圓之說。過了清明,陰氣下降,陽氣上升,亡靈轉世投抬,或貓狗蝴蝶任人猜測,斷了先前的血脈親情。若是思念,只能托夢相見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眼看芳草滿地綠樹成蔭,青山綠水間的新墳像剛結殼的傷口,沒好幾天又掰一下,攪得心里隱隱作痛。大山深處不時傳來“刀刀鳥”的叫聲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侄兒男女、外甥女婿該來的都來了,整個新墳披紅戴綠像剛剛落成的新屋。對于這一幕我相信媽是滿意的。人生在世,聚少散多。親戚是走親的,所謂緣份,無非是重疊相處的日子,媽在緣份在,媽走了親戚自然生分許多。來年的今天,媽的墳前是否還有這番光景?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清明多雨水,這天也不例外。冷暖空氣在低空中交匯,剛露頭的陽光像沒有溫度的光影轉眼即逝,濕潤的土地催生草尖上的露珠,用手一碰,便滑落。不知什么時候,我的眼角也潮濕了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過了清明,緣份已盡。本以為媽的影子不會出現,可接連幾個晚上,媽和我捉迷藏,等我醒來,她又走了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那個年代也很古怪,沒有自由,沒有選擇,一切都是靠運氣。媽碰上爹生下我們,無非是男女之間的一種偶合,有房屋有炊具,便有所謂的家庭。媽嫁給爹,17歲生下大姐。爾后,每隔兩年生一個,一直生了12年,要不是計劃生育,媽可能一直還要生下去。80年代初搞結扎運動,好多人怕挨這一刀,嚇得雞飛狗跳。媽不怕,她橫下一條心,扎斷“兩根莖”。她說,“娃生傷噠,結扎是解脫,女人不是生娃的工具”。娃娃多,負擔也重,吃飯是個大問題,一窩孩子像嗷嗷待哺的雛鳥,張著比腦殼還要大的嘴巴,哪有好日子過?別人做姑娘,媽做婆娘,一枝花變成“豆腐渣”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在我的記憶里,媽是醒著睡覺的。人靜時,她坐在油燈下縫縫補補,天亮時,她背著背簍進進出出。別看媽個子小,做事毫不含糊,那年月靠工分吃飯,為同工同酬,她拼命往男人堆里擠,犁田、插秧、割草、砍柴,樣樣都是行家里手。至于洗衣、做飯、挑水、喂豬等都是“小把戲”,從不占用陽工。工分是媽的命。別人把生娃看成“鬼門關”,而媽卻說:“沒那么玄乎,跟擠‘枇杷籽’差不多”。我們兄妹6人,有好幾個是在山坡上、田坎上出生的,連小名都叫“土豆”“菜花”什么的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有能力不代表媽有地位。在農村,婆媳關系是最難相處的,媳婦熬成婆婆相當于二萬五千里長征,到處都是雪山草地。好多女人陷進這塊“沼澤地”搭上性命。要么上吊,要么跳河。祖母是個厲害人,裹著小腳,杵著拐杖,說話放毒像“甲胺磷”。見媽頭兩胎是“陪嫁貨”,經常發無名火:“有本事生個‘帶把的’,我把你當祖宗供起來”。媽指望父親幫腔,父親除了干苦力,三棒打不出一個悶屁。媽自認倒霉,只好娃帶娃,娃幫娃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說實話,媽不恨祖母恨農村。媽說祖母也是作孽人,死時還張著嘴巴,餓死的。媽說農村死門路,像沒有目標的人趕夜路沒有歸宿;媽說撮箕大個峪,簸箕大個天,只有跳出農村不當農民,才會有出息;媽說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,棍棒底下出好人……媽說,成了我們最初的幼學啟蒙和評判標準。多年后,除二姐外,我們幾姊妹都奔出了農村,脫掉草鞋穿上了皮鞋,要么當老板,要么做生意,我還當上了“芝麻官”,村里人好不羨慕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按理,媽后半生是要享福的,可她沒有這個命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爹去世后,媽不到城里住,也不愿去二姐家。說是守著老屋,過幾天清凈的日子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老家山連山洞連洞,夾在龍爪一樣的山峪里,取名洞灣。因為窮,年輕人都打工去了,剩幾個留守老人平時很少串門,只有貓、狗與媽為伴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媽的晚運不好與我有關。我總是用錢衡量媽的幸福,以忙忽視媽的孤獨。在不經意間扮演偽孝角色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不知道媽是什么時候杵是拐杖的。前年春節回老家過年,悄悄地給媽塞了2000塊錢,我的虛榮等待媽的夸獎,哪知媽兩手一擺“不要噠,不要噠,連新橋場上都走不去了”。這時我才發現,媽的椅子旁邊斜靠著一根倒勾的樹根拐杖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不知道媽是什么時候得病的。記得每次周末,媽像樹樁一樣坐山崗上,兩眼直勾勾地望著峽口。她的眼睛瞇成一條線,看到我們回來,老臉便樂得像一朵秋天綻放的菊花。那次我們回家,媽像一條“壁虎”趴在露天塔里,因時間太久,烘干的地面印著媽的剪影。事后問媽是怎么回事?媽說她遇到“迷鬼子”了。其實,她是怕我們擔心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不知道媽是什么時候死的。媽死時我在外地出差,其他姊妹也不在身邊,等我們趕回老家,媽的尸體已擺在靈堂里,是鄰居把她從二姐家抬回來的。依媽的脾氣她是不愿去二姐家的。八十有六,兒孫滿圓,何必要死在女兒家里,不是養得有兒防老嗎?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五十多歲的人失去媽是正常的,但打著忙的幌子忽視媽的孤獨,忽視媽的病情,忽視媽的死亡,還要裝出一幅孝順的樣子就不可饒恕了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媽的死是有兆頭的,她的疼痛由一個點擴大到整個面,碰哪哪痛,沒有準確的方位,而我們誤認為是老人撒嬌。從醫院出來,醫生說恐怕時日不多,在家靜養。媽看起來好好的,我不信。大家都忙,便把媽送到了二姐家里照顧著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俗話說“人背時鬼推磨,黃鼠狼就在雞窩里坐”。幾乎同時弟弟家里出了大問題:侄兒網上賭博欠債百萬離家出走,弟弟夫婦倆因心急癌細胞發作,一個動手術,一個到晚期。大家都圍著小家轉,哪里顧得上身體看起來變化不大的媽?我們以怕媽擔心為借口,也剝奪了她對兒女家事的知情權。可憐的媽,在二姐家只住22天就走了,死時沒有一個孩子守在身邊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媽與二姐是“刀刀鬼”,大多數時候容不得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媽煩二姐是因為二姐不嫁人,三十多歲孤身一人,是媽的一塊心病。二姐煩媽,說媽不心疼人。二姐小時候在火坑邊玩耍,一不小心跌入火鏜,本能驅使她用手支撐,燒傷的右手指與手掌黏在一起,從此,二姐一年四季握著拳頭,只有大拇指和食指能自由活動。童年無忌,為玩游戲,二姐的手型跟手槍相似,整天“咔嘣、咔嘣”的,同伴們戲稱“神槍手”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二姐的手型隨年齡增長成為陰影,越來越自卑,越來越苦惱。她怪媽恨媽,說媽不如“后媽”,她說她的殘疾是媽一手造成的,凡事與媽對著干。媽叫她好好讀書,她不聽;叫她好好學藝,也不依。媽叫她嫁人,她便吹胡子瞪眼睛:管你什么事,尼姑不是人當的?!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四十歲那年,二姐嫁給了鄰村的一個小老頭,對這門婚事,二姐是不滿意的,是媽逼的。媽說,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,好歹是個伴,認命吧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二姐膝下無子,加之童年陰影,心疼媽那是假的。我們把媽送到她家,無非是等待媽的死亡,誰叫媽是我們的負擔呢?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披麻戴孝,很體面地把媽送上了山。這種儀式,在農村很隆重。圍鼓、鎖吶、鞭炮、洋號。村里人都說媽晚運走得好。好不好,我心里明白。媽都已經走了,她得到了什么?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清明已過,轉眼就是半年。關于祭祖的雜念耿耿于懷。孝道于我是個偽命題,或許,人們都是因為孝得不夠,才倡導孝。人性的兩面性,兩張皮使偽孝掩體不易識破,如厚葬薄養、節日或祭日追思等,這種打著偽孝招牌彌補自己過失甚至標榜自己的行為,何以進入大愛無言的殿堂?假若把孝敬父母與養育兒女擺在一起,孰輕孰重一目了然。天下的子女,大多沒跳出“只唯下,不唯上”的怪圈。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好幾個晚上,媽又陪伴在我的身旁,等我醒來她又不見了。媽的影子就像落日黃昏,光線越弱,斜影越長。而今,我也是夕陽西下之人,媽的影子也是我的影子。但愿后人們孝行當下,不要等老人死了跟影子過不去。Dwj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Dwj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安徽麻将机销售 体育彩票开结果查询 江苏体彩e球彩总进球 19093期胜负彩佬牛推荐 安徽时时快三 极速赛车定胆 时时彩输钱了报警有用吗 pk10大小走势图下载 时时为什么改为20分钟 体彩31选7论坛 快8开奖号码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捕鱼大师pc 云南时时的台子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2元网 秒速时时三期计划 北京11选5走势图彩经网